經歷了近1個月的隱忍之後,普京終於忍無可忍了。3月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根據俄聯邦憲法,向俄羅斯聯邦委員會提議在烏克蘭領土動用軍事力量,而俄羅斯聯邦委員會(議會上院)已同意普京的提議。
  當日,俄羅斯總統辦公廳對外發佈消息稱:“俄羅斯不會置克裡米亞的請求於不顧。”此前,烏克蘭南部共和國克裡米亞總理阿克謝諾夫曾向普京致信,請求俄羅斯保障克裡米亞的和平與穩定。同日,俄羅斯國家杜馬議長納雷什金稱,俄杜馬議員呼籲普京總統採取措施,穩定烏克蘭克裡米亞地區的局勢,並用一切可能的手段保護當地民眾免遭暴政和暴力危害。俄聯邦委員會發言人則乾脆表示,不排除派軍隊到克裡米亞維持安全的可能。
  這一切似乎在暗示,俄羅斯要“亮劍”了。
  亞努科維奇現身了
  莫斯科時間28日17時10分左右,已隱身多日的亞努科維奇現身俄羅斯頓河羅斯托夫市“直升機”會展中心的“紫晶”廳,舉行了他從基輔消失後的首場新聞發佈會。
  “我準備繼續為烏克蘭的未來鬥爭,對抗那些把恐怖和恐懼帶給烏克蘭的人。沒有人推翻我,我是因為受到威脅而離開祖國的。”亞努科維奇說,“我很慚愧,我想在烏克蘭人民面前就所發生的一切道歉。我沒能有足夠的力量保持社會穩定、避免混亂局面。”
  在約一個小時的記者會中,亞努科維奇發表了一系列聲明。他以坦誠的姿態、緩慢的語速表達了多層意思:向烏人民道歉、尊重人民選擇;強調自己是合法總統但在烏國內遇到危險威脅;絕不承認“逃跑”並堅稱“我會回來的”;強調保護自己的俄羅斯軍人的仗義行為卻不理解普京的沉默;揭批反對派出爾反爾,強調他們沒遵守危機解決協議;埋怨西方縱容烏反對派,又希望西方承擔相關責任。
  亞努科維奇解釋說,“我沒逃跑,我先去了哈爾科夫。在基輔時就有人向我的車隊射擊,我去哈爾科夫要與地區黨骨幹見面。22日起,我的衛隊得知有極端分子潛入哈爾科夫。我只能讓與我同行的議長和克裡米亞行政長官乘坐我的專機到頓聶茨克,而我飛往盧甘斯克。但有關方面威脅稱,如果我的飛機不掉頭,就向飛機射擊。所以飛行員只好決定在頓聶茨克降落……”
  亞努科維奇還強調,“我的總統官邸共600平方米,我自1999年起就在那兒住了,我擁有永久使用權。我花了320萬美元買下了這個房子。還有部分面積我是作為國家元首租的,那些漂亮的畫是我自己的。我在海外沒有存款。”
  對於記者們關心的亞努科維奇與普京的關係,亞努科維奇說,“我還沒有見到普京,但和他通了電話。我們在通話中約定,在普京方便的時候和他會面。”被問及俄羅斯在烏克蘭局勢中的作用時,亞努科維奇有些埋怨說,“從兩個民族的歷史關係出發,根據兩國相關協議,俄有權行動,應該也有義務行動。我知道普京的性格,但我很奇怪,為什麼他一直沉默?”
  俄羅斯動手了
  如果說亞努科維奇已經開始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那麼沉默多日的普京終於開始了一次“奮不顧身的前行”。
  2月28日,俄羅斯兩大軍區突擊戰備檢查性演習的第二階段在西部軍區啟動。而這次演習的第一階段已經結束。海軍陸戰隊完成了到艦船駐泊地的急行軍,巴倫支海和波羅的海水域作戰編成正在加強,軍區境內的航空兵已經開始轉場至戰役機場。據悉,3月3日,在演習的最後階段,普京將親臨現場觀摩。
  儘管俄軍方已否認此次演習與烏克蘭事件有關,但畢竟演習地區在俄烏邊境附近,這不能不引起外界的紛紛猜測。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對此表示,美希望俄避免採取任何可能被誤解的行動,希望俄能夠保持軍事演習的透明。
  同日,俄外交部在給烏克蘭的照會中證實,俄黑海艦隊裝甲部隊進入克裡米亞的目的是要保證黑海艦隊在烏克蘭境內的駐地安全,符合兩國有關黑海艦隊的基礎協議。在同一份照會中,俄斷然回絕了烏方於一天前提出的就克裡米亞形勢進行雙邊磋商的動議。俄方強調,克裡米亞的形勢是“烏克蘭近日內部政治進程變化的結果”,沒有必要進行雙邊磋商。
  對於俄軍的“協議內調動”,代行烏總統職責的議長圖爾奇諾夫28日晚說,俄已開始進行“露骨的軍事入侵”,要求普京立即停止挑釁,撤回軍人。應烏克蘭要求,聯合國安理會2月28日就烏克蘭局勢舉行閉門磋商,但未作出任何決定。
  “今日俄羅斯”電視臺援引俄常駐聯合國代表丘爾金的話說,“俄羅斯對烏克蘭的穩定和繁榮比任何國家都感興趣,俄軍在克裡米亞調動符合俄烏間的現行協議,是反對派違反此前的和平協議,迫使亞努科維奇離境”。
  值得關註的是,俄羅斯的行動不只停留在正常的軍事調動,還包括經濟領域。3月1日,俄天然氣工業公司發言人謝爾蓋·庫普里亞諾夫發表聲明說,烏克蘭逾期未支付的天然氣債務高達15.49億美元,在這種債務和支付水平下,烏克蘭可能無法享受現行的天然氣價格優惠待遇。
  更有意思的是,俄羅斯內務部28日表示,俄羅斯各地方內務部門可以在不違反俄羅斯相關法律以及自願的基礎上,吸納那些已經離開了烏克蘭的前烏克蘭內務部工作人員。俄外交部則要求俄羅斯駐克裡米亞半島辛菲羅波爾總領館採取一切必要措施,向有需要的烏克蘭“金雕”特種部隊前成員頒發俄羅斯護照。
  對於俄羅斯一系列的行動,烏臨時政府總理亞採紐克3月1日下午說了軟話。他說,俄軍裝甲車輛在烏城鎮中心出現是“不可接受的”,但烏克蘭不會因為其在克裡米亞的“挑釁”而與之發生軍事衝突,希望俄羅斯停止在那裡的軍事行動。但當地時間2月28日下午,美國總統奧巴馬召開記者招待會,譴責俄在烏克蘭採取的軍事行動。同時警告,美國會確保任何在烏克蘭境內採取的軍事行動都將付出代價。
  克裡米亞成焦點了
  如果說動蕩的烏克蘭已成為歐洲的一道“新鮮傷痕”的話,那麼克裡米亞則是烏克蘭的“老傷複發”。
  俄新社援引俄羅斯黑海艦隊消息靈通人士3月1日下午的話稱,克裡米亞當局已同俄黑海艦隊達成共識,同意共同保護克裡米亞地區的主要建築。另據國際文傳援引烏克蘭軍方消息稱,1日下午,俄軍再次占據了該地另一軍用機場,同時有20人曾試圖占據該地西部一防控指揮部。
  顯然,這個2.6萬平方公里、250萬人的半島如今已經成了人們觀察“俄羅斯對烏克蘭如何動作”的風向標和外界測試俄美在烏克蘭爭奪程度的“試紙”。
  這個半島因其獨特的戰略地位歷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它先後被羅馬帝國、哥特人、匈奴人、可薩人、拜占庭帝國、欽察人、蒙古人、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占領。18世紀後,伴隨著俄羅斯的崛起,克裡米亞於1783年被併入俄羅斯帝國的版圖。進入近代,俄羅斯與西方國家先後在克裡米亞爆發兩次大戰。1921年,克裡米亞自治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成立,隨後加入蘇聯。後來,克裡米亞的塞瓦斯托波爾成為蘇聯黑海艦隊的司令部。這個半島見證了俄羅斯的恥辱與榮耀,也成了俄羅斯戰略利益的最前沿。
  1954年,為紀念烏克蘭與俄羅斯聯邦合併300周年,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將克裡米亞當做“禮物”劃歸烏克蘭。蘇聯解體後,克裡米亞獨立傾向越來越強烈,烏克蘭最高蘇維埃不得不通過了關於克裡米亞實行自治的決定。1992年2月,克裡米亞州更名為克裡米亞共和國;同年5月,克裡米亞議會先後通過“克裡米亞國家獨立法”和“克裡米亞共和國憲法”。此後,由於烏克蘭政府的反對,該憲法被取締。
  由於與俄羅斯千絲萬縷的聯繫,克裡米亞歸屬問題不僅一度使烏克蘭與俄羅斯以及克裡米亞地方政府之間糾紛不斷,而且長期困擾俄烏關係。1997年5月,俄羅斯和烏克蘭於1997年簽署了《俄烏暫定黑海艦隊地位條約》。俄黑海艦隊據此條約可租用塞瓦斯托波爾軍港20年,直到2017年合同到期,俄羅斯每年為此付給烏克蘭9700萬美元租金。2008年,烏克蘭時任總統尤先科要求加入北約,俄羅斯廢除友好條約,要求收復克裡米亞,俄烏險些爆發戰爭。亞努科維奇上臺後,俄烏雙方把2017年到期的軍港租借期,延長到2042年。
  其實,自沙俄時代起,作為俄羅斯“海軍之母”的黑海艦隊就一直駐扎在克米里亞的塞瓦斯托波爾港。對於俄羅斯來說,只要黑海艦隊在克裡米亞半島,就可以威懾整個黑海沿岸的國家。對於烏克蘭而言,如果失去了克裡米亞,不僅國家的領土完整被破壞了,就連其自身的戰略價值也要跌價了。而如今,克裡米亞再次成了焦點,它挑動的不僅是俄羅斯與烏克蘭的雙邊關係,還有俄羅斯與美歐多邊關係的敏感神經。俄羅斯與美歐對烏克蘭的博弈、烏克蘭反對派與亞努科維奇的爭奪似乎一下子都被微縮到克裡米亞這個小舞臺上了,變成了克裡米亞無法承受之重。  (原標題:烏克蘭:普京要亮劍了�
創作者介紹

喜帖

ok54okenp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